獐子岛的扇贝为什么爱玩失踪? 商业

2018-03-13
摘要: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上市公司年报预...

獐子岛的扇贝为什么爱玩失踪?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上市公司年报预告陆续出炉。1月30日晚,深陷争议的乐视网称,公司2017年亏损116亿元;而数据显示,乐视网净资产为124.81亿元;连续23个跌停的保千里称,2017年亏损金额无法确定;而獐子岛,又有了新故事。

獐子岛(SZ.002069)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目前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公司预计,这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獐子岛股票停牌,并将不晚于2月5日披露盘点结果并复牌。在之前的业绩快报中,公司预计全年亏损5.3亿至7.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獐子岛第一次出现“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的情况。

2014年10月14日,獐子岛集团突然宣布停牌,称正在核查与底播增值海域相关的重大事项。半个月后,獐子岛集团披露:2011年底播海域为119.1万亩、2012年底播海域为29.56万亩的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当年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这份公告震惊了证券市场,网友们开始调侃獐子岛的扇贝去哪儿了。

獐子岛自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从日本引进虾夷扇贝,采购扇贝的负责人掌握着高达数亿元的采购经费,责任重大。2012年,獐子岛内部人士举报称,有员工在虾夷扇贝苗种采购中存在受贿行为。公安部门决定立案调查。

媒体报道称,被举报的对象是时任獐子岛集团养殖事业部一部副总经理吴厚记。吴厚记被举报后,公司对他做了内部处理,其手下的两名工作人员被移交到司法机关并被判刑。2014年导致獐子岛巨额亏损的虾夷扇贝种苗,是在2011至2012年进行底播。而这些种苗正是吴厚记带领的团队负责采购。

而吴厚记的哥哥吴厚刚是獐子岛的董事长。

《财经》杂志援引一位獐子岛员工消息称,他在2011年参与底播时发现,装扇贝的箱子里有大量杂质,真正的扇贝种苗目测不到50%。这位员工说,因为负责采购苗种之人是董事长的弟弟,员工对质量问题不敢公开议论。

很多人怀疑,苗种采购腐败以及质量问题是扇贝绝收的原因。獐子岛称,投苗后,公司每年都有两次定期抽检,但除2012年春季提及虾夷扇贝抽查抽检长势良好外,并没有公开数据。而一些股东不满的是,他们对吴厚记的调查结果并不知情。

獐子岛称,公司的虾夷扇贝绝收,是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而这个解释也被人质疑。

冷水团,指得是与周缘水体相比,温度较低的一部分水体。《财经》援引獐子岛内部人士消息称,此前冷水团一直是当做利好宣传,水温降低有利于扇贝的品质。而最后又成为绝收的原因。股东们不满的是,獐子岛从未披露虾夷扇贝涨势不好的消息。2014年5月,公司称抽检结果尚且良好,而短短几个月恰逢即将收获时,却又出现绝收。

当时尚未中立的第三方机构论证冷水团对虾夷扇贝养殖的影响程度。为獐子岛提供冷水团说法提供依据的则是中科院海洋所的一份会议纪要。该纪要称,2014年1-8月,受冷水团异动影响,獐子岛海域水温波动幅度加大,影响虾夷扇贝的适温生长期和饵料的生长。

而中科院自2009年以来一直与獐子岛保持合作关系。中科院的中立离场遭到质疑。面对凶猛舆论,中科院科院海洋所相关人员接受采访时称,会议纪要只是对虾夷扇贝减产进行了几种可能性分析,对于虾夷扇贝绝收一事并不知情。

也有人称,水产品死亡的调查需要国家法定,有鉴定资质的机构才能做出结论。中科院海洋所没有调查资质。獐子岛不能以它的纪要作为判定自然灾害的重要依据。

当时的质疑还包括以下几条。为何同海域的养殖户没有绝产?绝收的扇贝尸体又在哪里?

2014年12月,证监会发布了耗时一个月的调查的报告。报告显示,未发现獐子岛2011年底播虾夷扇贝苗种采购、底播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未发现大股东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獐子岛存在决策程序、信息披露以及财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也就是说,证监会调查后并不认为獐子岛涉嫌造假。

大连证监局给獐子岛集团出示了“责令改正的决定”和“警示函”。獐子岛集团发布消息称,董事长吴厚刚自愿承担一亿元的灾害损失,“11名总裁办成员计划在股票复牌后拿2000万元增持股票,2年内不减持”。

当时有记者提问:警示函指出了公司的问题。公司除了给高管降薪外,会不会对直接负责人进行处理?

而獐子岛董事会秘书孙福君在现场打起了“太极”。他说,这个警示函从警示的角度更多提出我们这块有风险,是有改进的区间,而不是说责令整改,责令整改和警示是两个范畴。第二,就是强调怎么样把质量提升得更高,所以这是我们思考的问题。所以,这方面我们想的更多的还是一个提升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追责的问题。

事情还没结束。2016年1月,獐子岛被2000多人实名举报,称2014年的“冷水团造成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事件”原因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举报者正是獐子岛的居民,也是獐子岛集团股份受益权人。

随后,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对相关情况进行了初步核查,该报道内容与公司事实不符”、“公司查询了相关纪委网站,未发现实名举报的公开信息;公司咨询了中共长海县委相关负责人,了解到未收到相关信息;公司亦未收到此类信息。”

普通的投资者目前欠缺去海洋内察觉事实的能力。这一次,“存货异常”又会是什么原因?

人“异常”了,都讲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扇贝玩失踪,也要讲究个生要见肉,死要见壳吧?那么多扇贝壳,说没就没了?

意见反馈